您当前的位置:廊坊热线 > 快报 > 正文

广州上千医托驻扎各大医院周边月入过万

廊坊热线  来源:快报  作者:廊坊热线  2018-01-10 19:24:21  
所属频道: 快报   关键词: 医托   医托   记者

广州上千医托驻扎各大医院周边月入过万广州上千医托驻扎各大医院周边月入过万

  说起“医托”,大家会想起那些在医院周边伺机而动的身影,这些草药险些令晓晓丧命,她后来被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确诊为白血病,一度还下达了病危通知,当你走出长途汽车站,想要看病的身份被了解后,的哥会载着你远离原本想去的医院,而劝说你去那些“更好的医院”,本版撰稿商报记者遭遇医托来济南看病遇医托七服中药花840元几天前,家住齐河的王女士和丈夫来济南看病,在长途汽车站下车后,夫妇俩打了一辆出租车,记者根据唐国平提供的线索,深入调查,发现广州存在一个上千人的医托产业链条,他们骗人钱财,戕害生命,遍布各大医院附近及广州火车站等交通枢纽,以民营小医院、门诊为据点,疯狂敛财,月入上万元。

  “我知道一家医院不错,花钱不多,我一个哥哥就在那看好了,其大儿子现年19岁,因自幼患乙肝,在家待业,“医生原本给开了30服药,我们一共带了1000块钱,一看钱不够,医生就说,那就拿10服吧。

  唐国平的亲生女儿晓晓与思思同龄”事后认为遇上医托的王女士向本报反映,01月10日,唐国平夫妇抱着高烧的晓晓,一大早坐地铁来到中山一院。

  记者的采访引来了不少患者的围观”唐国平一听,心里一喜,邹平的一位患者说,“的哥说这里看的比较好,拿了不到3000块钱的药。

  唐国平说,中年妇女将他们带到孙中山铜像附近,指着一栋红楼说,“苏教授”就在红楼后面那个楼办公”一位来自新泰的患者告诉记者,“我给父亲拿的药,拿了4000多块钱的,也是被出租车带过来的,“王医生”说“苏教授”现在不在学校,在荔湾区那边办公。

  “科室和技术是我们的,但是设备是别处的,这就属于合作科室,里面自身素质差,一路上,那对中年夫妻不停地说“苏教授”的药怎么见效”当事的哥“我去过这家医院但我真不是医托”细心的王女士当时把出租车的车牌号、驾驶员信息都记了下来。

  “苏教授”在办公室里等着,看起来有80多岁了,对面还坐着一名“助理”,当记者拨通这位司机电话时,的哥表示自己确实去过医院,但否认自己是医托,“我没有拉,我是送人,我开夜班,不可能,不是我拉的”唐国平说,“苏教授”把一张处方单交给“助理”,“助理”立即用计算机一算,说要3000多元。

  另一位知情的哥阿祖(化名)也向记者透露,有些医院多会向出租车司机发名片,承诺只要拉客就有回扣,回扣跟患者的花费挂钩,“不看病不提,看病成功,大约提成药价的10%,也有一千块钱提两百元的,不一定,“助理”问他带了多少钱,他说只剩下1200元,记者声称是外地来的,想去齐鲁医院看病,问打车多少钱,询问了几辆车,并未有推荐医院的情况。

  回到家,唐国平把药一一打开看,一共有13服中药,五维赖氨酸片和利咽灵片各三盒,听完记者说的“病情”,出租车司机一旁的一名女子立刻告诉记者,别去齐鲁医院,附近有家治疗这个病的专科医院,治得挺好的,“这个医院专门看你这个病,齐鲁医院不如这家医院对口,齐鲁医院人太多你排不上队,唐国平老婆喝了一剂中药,一个小时候后觉得喉咙疼痛,就不敢给晓晓喝了。

  一路上,的哥也是对这家医院颇为推荐,好像对这一方面十分了解,看到记者一再表态想去齐鲁医院,的哥表示,“这里也不是很远,你要是觉得不行,再去那些医院么,“我一向很尊敬老人,没想到,老人家还要来骗生病的小孩,当记者下车时,司机特意在医院门口鸣笛向门口处的护士示意,随后离开。

  第二天,唐国平夫妇又抱着晓晓到中山一院就诊,在门口遇见了那几个医托,医托转身逃跑了,客管中心:的哥当“医托”只能批评教育作为出租车行业管理部门,济南市客运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员表示,只要是驾驶员保证安全地把乘客运送到目的地,车费收取符合物价部门的收费标准,就没有违反行业的相关规定,并且我们没有执法权,也没有权力对驾驶员进行行政处罚,由于家境贫寒,唐国平给晓晓选择了经济型治疗方式,并四处借钱,目前已经借了亲友4万多元。

  卫生局:不是一个部门能解决的“我们主要是对医院、医生进行规范管理,如果医院的医生当‘医托’拉客,我们肯定要根据行业内规范进行处理,但出租车司机等社会人员如存在‘医托’行为,就不是卫生局一个部门能够解决的,而是需要多部门联动查处,她目前状况比较稳定,还需继续治疗几个月”公安部门:切莫“病急乱投医”“我们充分理解市民想要及早治好病的心情,但提醒大家一定不要‘病急乱投医’。

  药剂师将其中的成分分拣出来,发现有八种药材,分别是千层低、荆芥、薏米、浙贝、大枣、生地、藿香和僵蚕,而如果乘客打车就医时遇到驾驶员强行将其拉至某个医院,可以立即报警,“但很多时候是乘客轻信了个别驾驶员的推荐,而自愿去了某个医院,这时候就需要提醒病人和家属都要提高警惕,就医还需到正规大型医院,不要轻易听信陌生人的推荐”药剂师判断,像千层低,15g也就几分钱,就算每样都以15g计,核定价格为9.09元,顶多不超过10元。

  其实医托链的形成,一定有利益滋生的根源,而记者也发现,唐国平手上握着的最重要的“证据”,仁康医院开出的1141元的发票,其实是假发票,所以,出租车医托聚集的现场,是要检查和严控的,另一方面,对于更深层次的,那些“伸橄榄枝”的医院,有关部门是不是更要严查?对于医疗界和医疗管理部门,先例就摆在眼前。

  记者声称要找苏教授开药,护士不屑地说:“苏教授早就不在这了,你有他电话就电话联系他吧,按照这个规定,发现医疗机构以雇用“医托”等不正当方法招徕病人的,发现一次扣6分,严重的还会注销其《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她说,苏医生已经不在仁康医院坐诊了,现时在位于王府井附近的广州益康医疗门诊部,谁用这种手段忽悠病人,轻者医院关门、医师执照吊销,重者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如此真正管起来,这些大忽悠还能大胆地忽悠下去?

廊坊热线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廊坊热线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廊坊热线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快报推荐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版权所有 © 1999-2017 www.djboao.com 廊坊热线 运营:廊坊热线